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城墻上的光》:回不去的童年,所有人的“失樂園”

                      發布時間:2019-09-16  來源:文藝報  作者:陳香 

                      一首縹緲的詩,一個氤氳的夢。童年歲月和少年歲月雙線交織的伏脈千里中,美輪美奐、亦真亦幻的童年奇景一幕幕閃現,掩蓋著所有的創痛,創造著獨屬于童年的生命溫情和歡樂。
                      顧抒的文字細密而充滿了無以言說的巨大張力,寧靜、纖細、和緩、瑰麗,獨屬于顧抒的敘述技巧和敘述結構,塑造出獨有的空靈氣質,彌漫著迷幻的氣氛,讓人難以捕獲,難以釋懷。而《城墻上的光》更展示了顧抒在長篇結構上的巨大收獲,過去與現在的雙重敘事線索水乳交融,不止一次出現一個故事套著一個故事的疊架式結構,草蛇灰線,作品結構渾然一體而又曲折有致。
                      一個巨大的懸念牽引著故事前進。男孩熊貓與他童年時最好的玩伴度過了天真爛漫的童真歲月,但他卻忘了她的名字;他能回憶起童年發生的每一件美好事情,卻始終尋找不到她。于是,故事以雙重敘事線索推進,男孩熊貓想盡種種辦法想回到過去。對女孩的尋找,其實是在尋找丟失的精神家園。然而其中的悖論是,難以承受的自責與痛苦令兒時的熊貓選擇了遺忘,女孩名字“云雀”的記起,代表對成長創痛的治愈;而成長創痛的治愈,代表熊貓永遠的告別了童年(“我”的消失)。
                      文中如是表述:“熊貓一天沒有找回自己全部的童年故事,我就一天不會離開,始終藏在他的心底。惟有當一個人重拾起自己的過去,并以千萬倍的勇氣去面對和承擔這份艱辛時,他才能真正與之揮手做別?!?/span>
                      也就是說,故事的敘述者是“我”,“我”就是逝去的女孩云雀。其實,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女孩云雀的媽媽出生于音樂世家,在下放農村的時候,認識了女孩的爸爸。女孩爸爸為了保護女孩媽媽,受傷腿瘸了,善良的女孩媽媽義無反顧地嫁給了他,可惜,女孩爸爸永遠走不進女孩媽媽的心靈世界。女孩媽媽早逝,聰穎多思的女孩在想象中構筑了多個幻境,期望在幻境中與媽媽相遇。女孩從少得可憐的伙食費中省下錢,想買下一只笛子,喚回母親,因為傳說中笛子是最古老的中國樂器,最早的笛子是用鳥禽的肢骨制成,可以召回人類的魂魄。男孩熊貓為女孩做了一只笛子,夜深之時,女孩在胭脂井畔吹笛,墜井而亡。
                      當然,作為一部兒童文學作品,女孩的身亡敘述得十分縹緲隱晦。
                      作為女孩最好的童年伙伴,男孩熊貓和女孩一起經歷了最難以忘懷的綺麗的童年歲月。他們一起守護樹葉城池、漫游海市蜃樓,和熊一起種下餛飩樹的小攤、遇見鮫人的池塘、鵝大娘裝得下整個宇宙的小賣部、爬過圖書館去尋找紫羅蘭的螞蟻、修理月亮的人出現的城墻、小黛家飄出琴聲的二樓窗口……
                      而童話背后的現實總是猝不及防。比如,女孩幻想長出餛飩的餛飩樹,不過是因為女孩爸爸在糖果冷食廠看門,工資少得可憐,女孩實在舍不得花錢買餛飩,站在餛飩攤旁,想象了一個熊種下餛飩樹的故事。海市蜃樓奇景,不過是男孩陪女孩去挖野菜,在公園的盡頭大雨滂沱,兩人淋雨著了涼。
                      盡管許多當代兒童文學作品旗幟鮮明的表彰以“童年”作為其審美表現的核心,但卻并未進入童年生命關懷的最深處。兒童天性中,永遠有要超越現實之煩瑣庸常的努力,超越現實邊界的努力,這是童年精神的自由,再苦難的生活都不能吞沒。童年遭遇不幸,卻努力創造著屬于它自己的令人心顫的幸福與美好。
                      整部作品好似被朦朦朧朧仙境似的乳白色煙霧籠罩,童年精神汪洋恣肆,不僅形構了故事的細節,被賦予了重要的敘事功能,而且沉淀了作品的基本精神。這是一種包容的生命視野和悲憫的人性關懷。所有的傷痛,被命運之手隨意撥弄的無所適從,在童年這里獲得了彌合修補:彌合種種人生中的痛苦不幸所帶來的創傷和悲慟,那是永存于心靈深處的光。
                      作為一部具備多重意蘊的深度小說書寫,作品對線性時間中個人與社會的復雜關系,少年兒童的內心發展與外界的遭遇,等等,做了廣闊的關切,這是一種人生意義的啟蒙和成長。男孩熊貓的同學銀子,曾經是熊貓最好的朋友之一。
                      成長的過程是不可逆的,在孩子越來越社會化的成長過程中,有難以言說的苦痛,一去不回頭的天真。女孩云雀不僅僅是男孩熊貓失去的伙伴,更象征著一去不復還的童年。這樣的精神隱喻以不同的形式反復出現在作品的書寫中。
                      在成年生活中,也許會有那么一瞬間,能讓人重新體驗屬于當初那個年紀的情感。童年流逝,依然會以某種方式留下痕跡,但卻已不可再回頭。
                      男孩懵懵懂懂地感到,那旋律與前面的歌都完全不同,仿佛在訴說著一個過去的故事,令人心碎,卻又是那么美??墒?,他無法徹底理解,僅僅只能伸出手去,觸到那旋律的表面,就又立刻縮了回來。
                      然而,只是這么輕輕一觸,他也感到了極大的悲哀。
                      這段書寫是寫給男孩熊貓的,也寫給所有人消逝的童年。
                      玩年龄小处雏女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