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當前位置: 首頁  >   中篇  >   李云:伏羊咩咩(下)

                          李云:伏羊咩咩(下)

                          發布時間:2020-09-17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李云

                          (原文發表于《小說月報·原創版》2017年第7期,《北京文學》2017年第8期轉載)





                           

                          苦水寺的香火又盛起來。鄉人都說歸功于果慈的到來,果慈卻說這歸于苦水寺里那口神奇的井。

                          據傳明洪武年間先有了苦水井,才有了苦水寺??嗨K年溢出井沿,是股活泉水,但井水苦澀,平日里沒有人去飲用,但一有得道高僧來臨就有甜水涌出,甚神奇?;燮赵谑罆r,苦水井涌汩甜水,慧普去,甜水絕。果慈升座,讓人清淤疏道,甜水再次復出。

                          一時間,肅州大地的善男信女們紛紛來此乞求神泉甘露,洗身心,去疾病。還真有不少信眾喝了這井水把小病給治愈了,信眾放鞭炮、送紅匾、掛錦旗的熱鬧場面不時在苦水寺上演。加之果慈還會中醫,給人開藥方治病,于是被信眾稱為“大師”,都說他是九華地藏王給肅州派來的大德高僧,是來弘法祈福保佑眾生的。

                          對于復涌甜水,果慈將其歸于佛祖的憐愛和師父的功德,就更加不敢慢怠法事操持和修行的精進了。

                          這天離伏羊節開幕還有兩天,夏天的清晨,太陽升起來得早。胡鎮長是騎自行車來苦水寺的,他想早點去早點回,免得讓人看見一個國家干部去廟里,終是不妥當。胡鎮長到廟里有公事也兼著私事。公事是要辦伏羊節,鎮里研究想讓果慈到現場開幕式上站個臺,并做個法事,為千頭羊做個三皈依,這是噱頭,有別于其他地方開幕式的特色?,F在辦節要吸引人,就要出奇招。過去可以公款請明星,現在明文規定不行了,但規定沒有說不可請本鄉的和尚。私事是自己這些天忙得內火攻心,牙床發炎,半個臉紅腫,打吊水也沒有壓下去炎癥,老婆說去苦水寺討口井水洗洗就好了,也是無奈之舉。伏羊節開幕式還要主持會議,不能半邊臉小、半邊臉大怪物一樣上臺出洋相吧。辦私事求井水胡鎮長有把握,但這公事他還真有點吃不準,聽說這年輕和尚謙和,但出家人的規矩多、難弄。他心里沒有底,書記說你帶上秘書去合適,準中。他無奈,一早就帶著鎮上秘書騎車像公狗追母狗一樣,從鎮上奔了過來。

                          到廟里沒見到果慈,小沙彌悟生讓他等等,師父在藏經閣讀書。

                          在等果慈時,胡鎮長看到馱著小孩進廟門的小呆,不由得想起自己那天被大呆戲弄之事,虎著臉罵了一句:“你那狗熊男人太不像話了,那天把我擺乎狠了,拖個車帶個人,能費你多大事哩!”

                          小呆見鎮長變了臉,自覺大呆那天確實不該那樣做,便放下女兒風箏,連忙賠笑臉:“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大呆為女兒的病鬧得心神七零八亂的,俺給你賠不是?!?/span>

                          胡鎮長看到小呆那張真誠道歉的胖臉和一直往小呆身后躲的小女孩,就心軟了,抬手揮了揮:“算了,算了,這孩子的病可好轉些?”

                          小呆經他一問,低下頭,有點哽咽:“跑了不少大醫院了,就是治不好,俺鎮頭小四的妞昨天就死在南京醫院,也是這病。鎮長,你說俺苦水鎮的人得罪了誰?怎么有這病魔害孩子呢?”

                          胡鎮長左臉抽搐一下,火燎燎地痛?!吧度酥朗钦厥?,你到北京去,我堂弟兒子在協和醫院當副院長,你找他治,我這就給他打個電話?!闭f著就掏出手機,出門打電話去了,嘀嘀答答的聲音在小呆聽來十分悅耳。小呆對胡鎮長就有了另一種看法,其實胡鎮長這人還是喜歡幫助人的,記得去年他還組織了全鎮人捐助血液病家庭,他一人就捐了一萬元。聽說,他一個月的工資才三千,老婆知道后氣得回縣城兒子家住了半年沒有回來。他這當干部的也不易,小呆想。

                          胡鎮長進來時腫臉上泛著喜色:“敲定了,你明天就去,包治好?!闭f著讓小呆記下北京醫生的號碼,“協和醫院那是給中央首長治病的地方,準能治好孩子的病?!焙傞L興奮地說,仿佛他就是包治百病的神醫。

                          “快,謝謝爺,謝謝爺?!毙〈衾^來風箏要致謝。

                          風箏睜著一雙失神的大眼睛,盯著那個一邊臉大一邊臉小的漢子,不敢上前。

                          “這孩子沒出息?!毙〈糌煿至艘痪滹L箏,風箏一擺手跑向了大殿門外,被小呆給追了回來。

                          走進殿堂的果慈顯得十分精神,頭發剛剃過,青色的頭頂上戒疤紅潤如珠排列,見到小呆微笑地說:“你來了?!毙〈粢娝那f嚴,霎時有些敬畏:“來了,早該來了?!?/span>

                          胡鎮長是鎮上秘書介紹的,果慈合十道安,把他們引入自己的禪房。

                          落座定,胡鎮長和小呆相互推讓。

                          “鎮長公事大,你先來?!?/span>

                          胡鎮長想微笑一下,剛扯動笑肌,左臉就如被電擊了一下,生疼?!澳阆冉o孩子看病,我出去轉轉,再過來?!闭f完他先去了苦水井那邊。

                          果慈不攔,只是讓小沙彌引路去了。

                          果慈聽完小呆含淚的敘述,才知道這個神情有點蔫的風箏得的是血液病。小女孩今年剛六歲,這年齡是自己喪父喪母的年齡,這罪惡的病怎么能降臨在這么幼小的女孩身上呢?自己六歲時雖然不幸失去雙親,但還能存身于世上,她卻要離開這個世界了。悲慘!果慈心有所感,起身走到風箏面前,蹲下身來,用手拂了拂風箏的沖天小辮子,望著風箏那雙布滿憂傷的大眼睛說:“風箏,你在想什么?”

                          風箏低下頭,一會兒又抬起頭:“我想上學?!?/span>

                          果慈心中一揪,佛祖呀,請保佑這個小生命,哪怕把我的壽日勻給她。

                          “你一定會上學的?!?/span>

                          “真的?”風箏仰起頭,眼睛里憂傷的霧氣在快速消散,露出一束亮光。

                          “大師說得還有錯?給你開服藥吃了準好?!毙〈粼谝慌哉f。

                          果慈被這句話羞得臉紅,他很想說,我不是醫生,這病我看不了,那井水也治不了。我只是一個僧人,念經文的僧人,這些經文對治這病是沒有用的。但他不能開口,不能熄滅了小女孩求生的念想。

                          “大師?大師就是能救人命的人嗎?”風箏急切地問。

                          “我不是大師,我也希望自己就是能救人性命的大師啊?!惫容p嘆。

                          “那我叫你和尚叔叔吧?!憋L箏歪著頭說,沒等果慈回答就肯定地喃喃“和尚叔叔”。說完蹦蹦跳跳去院里看水井了。

                          小呆難得見到風箏這么高興,心內不由生出喜悅來。

                          果慈卻收斂了笑意,很慎重地對小呆說:“血液病要盡早治,不能耽擱,快到大醫院去治。我這里給你開一劑中藥方子,只是調劑肝脾平衡的,這病還得去看西醫?!闭f完就鋪開紙筆拾起筆墨開起方子來。小呆一直垂手立在那里,拿到藥方子如囚徒拿到大赦的詔書,喜出望外,口中念叨:“有救了,俺女兒有救了?!彼D身出門,又仿佛想起了什么,折回來,從口袋里掏出一卷鈔票塞給果慈。果慈說:“我不是醫生,不收費的,你家有病人要花大錢的?!毙〈魠s扔下錢風一般跑出門。

                          果慈要追她時,胡鎮長回來了。

                          胡鎮長心情好起來,剛才用涼涼的甜井水又洗又漱,覺得半邊臉疼痛已大減。

                          “出古怪,這井水一弄,怎么不痛了?!焙傞L笑著落座對果慈說。

                          果慈輕描淡寫地隨了一句:“井水不是藥?!?/span>

                          胡鎮長就忙著把誠邀果慈參加伏羊節去做法事的來意說了,說完還添了句:“這是關系我苦水鎮民生的大事,請大師一定撥冗參會,雖說是公事,我們會酌情給費用,你開價,我們給報銷?!闭f完用眼角余光有意無意地瞟了一眼小呆扔在桌上的錢。

                          果慈沒有答應去,也沒說不去,只是呷了口茶,岔開話頭問道:“胡鎮長,貧僧有事想問政府,苦水河已經成了垃圾場,這一河兩岸的人都無法生活了,不知政府該何時治理?”

                          胡鎮長如蠶的眉毛抽動一下,也呷了一口茶,微笑道:“大師所言涉及民生,心系百姓的疾苦,敬佩呀!你知道,俺鎮無資源無名勝,財政一直只能保吃飯,這幾年搞了伏羊節財政稅收才有點進項,不過商販屠夫們只顧生意,不管環境,這羊下水啥的都扔到河里。加之,河上游鄰縣發展化工業,這污水入河,不就把這河糟蹋成了這番模樣,說到治理也非是一個小鎮所能為的?!闭f到這兒,胡鎮長分明看到和尚臉上生出不滿的神情,就趕忙又說:“不過大師也不要憂慮,我們今年出臺鐵規,統一管理羊下水,并引進了一家皮革廠,可以加工羊皮,還有腸衣廠也在談判中,放心,不用兩年,這河水俺敢拍胸脯說可以綠起來?!?/span>

                          果慈見胡鎮長那張腫臉肌肉抽動,汗珠滲出,暗道:也難為他了。

                          “先掙個吃飯錢,再來治理,不然沒錢咋治?所以,伏羊節要大辦,要把天南地北的人給吸引來。你算算,一個人在這兒消費兩百元,一天一萬人,推算一月三十天,怎么也得賺個六千萬,可對?這錢讓百姓掙,百姓富了,政府日子不就好過了嗎?”胡鎮長說到激動處,站起身子,踱起步子來,忘了這是禪房,不是他的辦公室。果慈不介意這些,反而喜歡他的率真,佩服他的理政之策。望著大不了自己十歲卻老相得像五十歲的鎮長,果慈心生憐憫:現在當官不易,鄉鎮干部更不易。

                          接下來胡鎮長如向縣委書記匯報工作一樣,侃侃而談起苦水鎮十三五發展規劃,讓果慈心動且感動起來……

                          當胡鎮長推著自行車走出山門時,已是快到中午時分。山門外,果慈立在白果樹下,目送那兩位騎車人頂著烈日向鎮上奔去。清脆的車鈴聲傳來,讓果慈如同聽到梵音和塔檐上的風鈴聲……



                          大紅大綠的旗幟,把苦水鎮中學操場渲染出一派節日的喜慶氛圍。大紅地毯鋪就的主席臺上,一溜排站立著滿臉興奮的嘉賓們,果慈是唯一臉上浮現拘謹不安表情的人,局促使他手腳變得僵硬。

                          儀式議程很多,胡鎮長主持得幽默且莊重。他今天著短袖鴨蛋青色的襯衣,打了個海藍色領帶,頭發向后梳了個背頭,額頭顯得飽滿碩大,左臉顯然消腫了,只是黑眼圈讓人感到他有些疲憊。他亢奮地主持著,妙語連珠地即興發揮,引來臺下人潮水般的掌聲和笑聲。他要是去央視當個主持人一定會紅的,果慈心里冒出了這樣一個想法。在萬眾矚目之下,他盼著儀式早點結束,但領導講話、商家發言、來賓賀詞等等是那樣冗長。

                          果慈端視臺下眾生,覺得自己如同被耍的猴,他突然后悔來到嘈雜喧嘩的地方,使自己的心境有了躁動。他一時不知道自己的目光該放在哪里,是東邊還是西邊,是前方還是近處,在哪里停駐才合適,最后只得把虛妄打量前方的目光收回,微閉上眼睛,因為,前方是一棟棟高樓。

                          烈日炎炎,風好像死在來的途中了。站在紅地毯上仿佛站在熊熊燃燒的火爐之上,果慈虛汗淋淋,他吞咽著唾液,生怕自己再次中暑倒在臺上。就在這時,他聽到一聲“和尚叔叔”,便張開眼睛去尋,看見那個叫風箏的小妞騎在小呆的肩上,沖著自己呼喊并搖著一面小紅旗。大呆作為名廚代表發言時,風箏更是把小手拍得山響,那沖天辮子也如春風吹拂的樹苗般搖曳著,那滿臉的甜笑讓果慈心生歡悅。果慈心念:讓孩子興高采烈應該是大人們心里最慰藉且幸福的事了。大呆發言時,腰也好像直挺起來。果慈見他走過胡鎮長身邊時滿臉諂媚的笑,人呀,真的很容易滿足,只要給他榮譽和地位,果慈思忖道。

                          終于到了果慈為羊群做三皈依法事了。

                          但見一隊隊山羊被趕到操場的左側,白茫茫一片,如果沒有咩咩咩的羊叫聲,從遠處望去,疑似雪地,只不過那雪地在蠕動著。

                          果慈在眾人的目光中,一步一步走向羊群。他第一次見到這么多羊赴死,要去往生,他的眉心在跳,人中在跳,心更是劇烈地跳,他能聽到那咚咚如鼓響的聲音。

                          一踏入羊群,果慈就如踏入了冰窖,剛才的炎熱變成了徹骨的寒冷,他手里握著三支香,竟比三只鐵釬還重,他的步履變成沉重且澀滯,他念經文的聲音慢慢低去,最后如蚊鳴蟻叫,只有自己能夠聽到。他還在念經嗎?在!果慈知道自己在念,但是讓眾多看熱鬧的食客觀眾生出失望:這大師念的經文怎么聽不清楚,這和尚不會念經文,或是啞巴和尚吧?要不是身后隨同而來的兩位師弟高聲誦經,果慈不知道自己如何收場。師弟們也奇怪,在甘露寺誦經最洪亮的果慈今天怎么了?果慈的嗓子亮,在九華山僧侶和信眾里有“叫天子”之雅號,他誦經聲音高亢,有韻味,聲傳大殿每個角落,繞梁不絕,今日果慈只是嘴唇顫動,甚是奇怪了。

                          果慈的嘴唇顫動,心在顫抖,這么多無辜而無瑕的眼睛,這么多長睫毛下閃動如兒童眸子,讓果慈不敢對視,仿佛自己是個罪人和殺生者。那些羊兒們咩咩叫著,仿佛在傾訴什么,渴望什么,乞求什么。這么多的生命將要遠去,果慈真沒勇氣去與那些羊兒的眼睛對視,他閉上了眼睛,流下了眼淚。他仿佛聽懂了這些羊兒的叫聲,充塞耳房的都是:“命命、命命?!惫仍谶@一聲緊似一聲、一聲高過一聲的咩咩聲里,一下跌坐在羊群里。他盤腿而坐,合十誦經,突然高聲誦道:皈依佛,兩足尊,皈依法,離欲尊,皈依僧,眾中尊……

                          師弟們見他破規跌坐羊群,先是不解,后見他又用那“叫天子”的天籟之聲誦經,也就跟著他放慢聲音??礋狒[的觀客霎時領略了佛音的圣潔和神圣,紛紛拿出手機照相,有人還直播這條新聞。

                          胡鎮長緊張的臉上露出歡欣的笑容,這就是他需要的效果。他知道那些手機微信一時間就會讓苦水鎮伏羊節成為萬人皆知的熱點,這就是噱頭。

                          風箏聽到這聲音竟然有點莫名的激動。

                          羊兒們圍著這位杏黃色的僧人,慢慢地安靜下來,在果慈吟誦的經文中,它們仿佛聽懂了一切,是的,我們來這世間的最大貢獻就是給人類提供肉和骨。

                          果慈在羊群中誦經,誦著誦著,突然覺得自己的靈魂出竅而去,領著一叢叢潔白的云朵在飛翔,那白色的云朵就是身旁的羊群。當他再次墜入大地時,經文已念完。但他不想起身,只是想和這些羊多待一會兒。

                          不知是誰拉住了他的手,果慈睜開眼睛,見到風箏,這個小妞兒,如羊一樣怯怯地看著自己。他是被風箏牽著走出羊群的,還是他牽著風箏沖出羊群的,已經不重要了,身后羊兒們不再躁動、不再慟哭,只向著蒼天喊:“命、命、命、命?!?/span>

                          白云在上,羊兒在下,僧人心碎,俗眾一年一度的殺羊狂歡,開始了。

                          舞臺上演起泗州戲《竇娥冤·六月雪》:天啊天!想我竇娥遭此不白之冤,我死之后,刀過頭落血噴白練,三伏降雪,遮滿尸前,還要山陽亢旱三年,以此屈冤……

                          羊兒們知道自己的大限來臨,它們的哀鳴傳遍苦水鎮的每個角落,此時死在路上的風仿佛復活了,把它們的哀鳴和血腥氣帶向很遠很遠……

                          “和尚叔叔你流淚了?!?/span>

                          “羊兒們將死我傷心?!?/span>

                          “你不是給它們念經了嗎?”

                          “可它們還是死了?!?/span>

                          “風箏的病好不了,也會死的,你也給我念個經吧,你念的經真好?!?/span>

                          “風箏——”

                          街道上,這幾句話不知是否被行人們聽見,但苦水鎮真切地記得有兩個人心中下起傾盆大雨,他們悲慟地哭著,哭羊,哭人,哭這苦水鎮上的一切。

                          儀式結束后,兩位師弟和小沙彌就找不到果慈了。那天很晚很晚的下半夜,山門被敲響,才見到夢游一般歸來的果慈,他沒有說話,徑直去了禪房,一覺睡了三天,死了一樣地沉睡。三天過后,他一切如從前,仿佛什么事也沒有發生,上早課、晚課,修禪誦經,只是比過去更忙了。也許忙是一劑藥,一劑能使果慈遺忘一切的藥,包括殺生。



                          果慈再次到苦水鎮是伏羊節快要結束的月末,他是被大呆夫妻倆請來的。緣由是,風箏去北京醫院治療加上吃了果慈的中藥后,病情見好,各項指標開始正常。喜出望外的大呆小呆在風箏的央求下,放下生意趕到苦水寺“請和尚叔叔去呆家湯館一趟”。

                          果慈聽到風箏病情好轉的消息,心里就生起歡喜,只是自己一個出家人去他們家做客甚是不便,便答道:“病好了就好,其他就免了吧?!币娝妻o,小呆就撲通跪下來,“你是救命恩人,一定要去?!毙〈粞鲋?,眼里布滿焦慮和渴求。大呆在一旁搓著手,好像很冷的樣子。

                          果慈趕忙攙扶起小呆:“好吧,我去?!?/span>

                          其實果慈也想小風箏了。

                          他們仨是走著去苦水鎮的。去苦水鎮就得過苦水崗,苦水崗過去是亂墳崗,現在是苦水鎮的公墓地。走過那里時,他們變得話少起來,風從崗上來,刮來了死亡的氣味,有一家人正在一個很小的墳頭上放著鞭炮,還有三兩個婦人在呼天搶地哭著。小呆聽到哭聲就抹眼淚揪鼻涕。大呆大口大口地抽起香煙,加快了步伐,仿佛怕鬼纏身似的。果慈也加快了步子。

                          轉過崗,大呆坐在松樹的松根上,招招手對果慈說:“你坐坐?!苯又鴮π〈粽f:“你先回去蒸饃?!毙〈羯袂榈吐涞刈呦蚧劓傋幽菞l路上。

                          果慈打量大呆,這是典型的被朔風雕刻過的淮北漢子的臉,馬臉長長,泛黃的瞳仁流淌的是淮北人果敢的光澤,淮河的堿水、面食以及酒氣,使這里的男人很剽悍。

                          “你可抽支煙?!贝蟠舭褵熯f過來,見果慈搖搖手,就自己叼了起來。

                          “剛才是鎮東的蔣王家孩子歿了,也是那個病,那塊墳地上十來個小墳頭埋的都是孩子,也就這幾年的事?!了锏?,我真不敢打這里走,一走就心焦心寒,回家做噩夢?!贝蟠舸罂诘爻橹鵁?,大口地吞下去,接著從鼻子里沖出兩條小白龍來,“你說這苦水鎮還能活人嗎?”

                          果慈不知如何回答,他能說生死皆無常,能說因果報應,還能說生有何歡,死有何懼,可對著那不遠的小墳包,他不知道說什么好?!鞍浲臃稹?,他只得誦經如此,仿佛皖北大地的一聲輕嘆。

                          大呆把煙頭一扔,沖著果慈說:“俺們走吧,這里晦氣重?!彼麄z的步子變得沉重起來。

                          到了呆家羊湯館,風箏早就迎在那里,一見果慈就跑過來拉他的手,喊著:“和尚叔叔?!?/span>

                          大呆和小呆看到風箏和果慈手拉手的樣子,舒心地笑了。大呆好像醒了一樣,責罵了一句:“你傻笑個熊,快去整幾道素菜給大師吃?!辈⑥D臉對果慈大聲說:“大師,你可放心了,我這里剛為你買的鍋碗盆,一色的新,用菜籽油,不沾半點葷腥,還請了胡鎮長來陪你,哈,那狗熊一聽你來就忙不迭地答應來?!?/span>

                          果慈被風箏牽著向里屋走,轉頭告訴大呆:“不要太麻煩為好,我見到風箏就行了,不要什么人陪的?!?/span>

                          大呆抬抬手說:“沒事,沒事?!?/span>

                          在風箏的房間里,果慈仔細打量這個生病的孩子,風箏果真比過去面色紅潤了許多,眸子里流出的是黝黑如烏金的色澤,小嘴唇也變得紅潤起來?!澳憔穸嗔??!惫容p聲說道,仿佛默念經文。

                          “對,對,她好了?!毙〈暨B忙應聲。果慈有些詫異,明明是自己心里的話,她怎么聽見的???

                          “風箏不會有事?!惫刃奶摿艘痪?。

                          此時,風箏捧來一本厚厚的本子,“和尚叔叔,你看,都是我在病房里畫的?!?/span>

                          果慈打開厚本子,一頁頁慢慢地翻看著,那是一個兒童用心畫出的一只只神態各異的羊兒,有黑羊、黃羊、褐羊,更多的是灰白色的羊,其中一只黑耳朵羊,仿佛就是那只曾經舔過自己手心的羊兒。果慈震驚了,不忍再翻看下去,因為,這個小女孩為它們畫了一幅幅遺像,人有遺像,羊也有,風箏為它們畫了。果慈合上畫冊,就像要關閉一扇窗戶,這扉窗戶印滿了痛苦和罪惡。

                          果慈轉過臉問風箏:“都是你畫的?”

                          風箏點點頭:“在北京病房,我想家就畫它,畫著畫著就不想了?!闭f完笑了笑。

                          “對,就是她畫的?!毙〈粼谝慌则湴恋刈C明。

                          “她很有天賦,長大可以成為大畫家的?!惫却瓜卵燮ふf。

                          “我只要上學就好?!憋L箏鼓起腮幫子,說完頭就垂下來,那個沖天辮子如矛一樣刺向了果慈。果慈心里一緊。

                          小呆過來要抱風箏,風箏一犟身閃了過去。

                          果慈覺得有點尷尬,似乎自己說錯了什么,他臉紅了一下,拉起風箏的手說:“走,我們看羊去?!?/span>

                          風箏聽了他的話臉色由白轉紅自然好看了些,就隨著果慈下樓向后院走去。

                          小呆見他倆走去,佇立在那兒,如院里一棵沉思的樹。

                          走出鎮子老遠才見麥地,麥地過去是苦水崗的余脈。山坡上,各家湯館用鐵絲網圍起屬于自己的羊圈,這樣一來,就把好端端的山坡搞得七零八落的,遠遠望去,那山坡上的羊圈如一片片晾曬的尿片似的。

                          “那是俺家的羊圈?!憋L箏指著正南方向的羊圈說。果慈抬眼望去,有兩個人在羊圈前蹲著敘話。他知道那是大呆和胡鎮長,就領著風箏快步向前走去。

                          在走向山坡時,風箏告訴果慈,羊圈里有頭水羊快生小寶寶了,她給那“水羊”起了名叫“寶貝”,寶貝生的娃,就叫大南瓜、二冬瓜、三西瓜、四北瓜……風箏問:“和尚叔叔,你說這些名字可好?”果慈點頭。風箏說:“要不叫熊大、熊二、熊三、熊四也行,跟動畫片里一樣?!惫冗€是微笑地點頭。風箏停下腳步仰著頭對果慈說:“名字起不好命就不好,街上人說我名字不好,命系一線,所以生病了,和尚叔叔你給我改個名字吧?!惫刃睦镆痪o,牽著她的手指一跳,仿佛手指被玻璃劃破了。他蹲下身來說:“別聽他們胡說,你的名字好呀,飛在天上,俯視大地,多好呀?!憋L箏聽到這句就興高采烈起來,跳著蹦著向前奔去。

                          大呆和胡鎮長蹲在那里抽煙,他倆的身后地上躺著一只剛殺的羊,四蹄還在抽搐著,一動一動地仿佛要踢開死神的唇吻。

                          胡鎮長和大呆起身要和果慈打招呼??娠L箏“哇”地放聲大哭起來,沖向大呆罵著:“壞蛋爸爸,壞蛋爸爸?!庇媚_踢著大呆。

                          大呆連忙問:“咋了你?咋了你?”

                          “你把我的寶貝殺了,它快生小寶寶了,我不干,你賠我的羊,賠我的,你個壞蛋,大壞蛋?!憋L箏繼續踢打大呆。

                          大呆對女兒十分疼愛,從來沒有讓她這樣惱怒過和傷心過,他看了一眼胡鎮長。胡鎮長滿臉不屑,“小丫頭,別胡鬧,羊是陽間一道菜?!贝蟠袈牭胶傞L呵斥女兒心里不悅,但也沒有說什么,只是哄孩子:“別哭了,小祖宗,俺明兒個賠?!?/span>

                          果慈臉色醬紫起來,目光里多了憤懣的光,他用手指顫抖地指點著:“你們,你們怎么連懷胎的水羊都殺,你們長了人心嗎?”

                          大呆趕忙說:“現在人都好吃胎羊這一口,今天中午胡鎮長說縣里來領導,要招待咋弄?”

                          “是嗎?胡鎮長,這縣領導真要吃胎羊?”果慈傾著身子,怒目圓睜瞪向胡鎮長。

                          胡鎮長本能地向后退了兩步,嘴角抽出一點笑意:“你看這伏羊節快要結束了,今年全縣就數俺鎮辦得好,縣里給了專項獎勵二十萬,你說這領導來了不得請他們一頓,這吃胎羊是今年才風行的,不得給他們嘗嘗鮮?”

                          “你們是什么人呀!”果慈低吼了一聲,轉臉對大呆說,“你們估個價,這羊我買了,我要把它安葬,你給個價吧?!闭f完走到羊前,用顫抖的雙手拂過那只羊的臉頰、羊角、羊頸,剛到那隆起的羊腹部時,便放聲大哭起來,哭聲如牛哞,傳得很遠很遠……

                          胡鎮長向大呆嘟囔一句什么,大呆為難地說:“這胎羊不賣了,沖著風箏我也不能賣了?!焙傞L用不解的眼神打量他們仨,又緊盯著大呆,大呆堅定地說:“不賣?!焙傞L用手抹了一下滿臉的汗,“不賣算■,我另找人家去?!闭f完悻悻走下山去。

                          正午烈日當空,苦水鎮上的人們本該躲到蔭涼處去乘涼,但這天沒有,許多人跑到山岡上看一位僧人為一只水羊下葬,甚是奇怪。誰都不知道那位僧人在羊墳前發了愿,要拯救所有的胎羊。

                          孤松,羊墳。

                          一位僧人誦經,一個女孩在哭泣……

                           


                          苦水鎮上的人再見到果慈時,是葬羊的第二天上午。他帶著一個小沙彌從街頭第一家湯館開始下跪求水羊。他跪在湯館門前誦經,小沙彌打著一個白布幌子,幌子上有“發慈悲,救水羊”六個大字,那字墨跡未干,一看就是剛寫上去的。那個場面引來了眾多食客的好奇。店主們走出來,問和尚這是干啥子?果慈只說如果有水羊就賣給我,或送給我;我待小羊出生斷奶后再還你,只要你別殺水羊就好。有店家爽快地答應以水羊相送,也有少數不肯答應。

                          風箏聽小呆說和尚叔叔在街上跪求水羊,就一溜煙跑出門,在大街上尋找起果慈來。

                          這是伏羊節的最后一天,人們來得更多,蜂擁而至,仿佛不在這天吃上一口羊肉喝上一口羊湯,下輩子都吃不上了。在這稠密的人群里,果慈是人們駐足觀看的一個大景點,比節日里跑旱船還要熱鬧。

                          風箏總是跟在果慈的身邊,給他送水喝,為他扇扇子。

                          果慈說:“風箏聽話回家去,這天熱,別中暑了?!?/span>

                          風箏搖搖頭,不語,就是跟著他走。

                          一店一跪,慢慢地,果慈身后多了不少下跪求羊的善男信女。

                          當收到第十只水羊后,果慈就不知如何堅持下去了,他帶來的錢已經告罄,沒錢收羊了。那些善男信女們聽小沙彌說沒錢收羊了,就紛紛解囊相助,風箏也一溜煙地跑回家找大呆小呆去要錢。

                          在捐錢的人群中,果慈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微胖身軀的胡鎮長向小沙彌的布袋里扔了一沓錢就轉身擠入人群中,一晃就不見了。果慈看得真切,炙熱的心里升起一絲清涼。其實,胡鎮長對果慈的跪求水羊,一開始就有點放松警惕,他以為這也是炒熱苦水鎮伏羊節的一個熱點,他讓秘書注意網上的反應,果然點擊率一下上升到一百萬了,因而他也就來捐了錢。

                          風箏牽著大呆和小呆一起來的,小呆說:“俺們捐一個羊頭的?!闭f完就把一沓錢扔進了布袋。

                          果慈看了他們一眼,合十。

                          苦水鎮上的人是善的,果慈心中想著。

                          有善人,也有惡人。

                          大毛湯館店門口,捆著一只水羊,大毛口里叼著一柄刀,向羊走去,他剛抽過一管白粉,有些興奮,哼著小調走著,仿佛騰云駕霧一般,他的兩個兒子也剛抽過白粉,傻笑著跟在大毛身后。

                          羊早嚇得跪了下來。

                          大毛用大手把水羊的頭按著,右手舉刀準備白刀入羊頸、紅刀帶血出時,就聽到一聲斷喝:“施主!刀下留命!”果慈的喝聲竟有金石之氣,把大毛嚇得一抖,刀都失手掉在地上。

                          “你瞎咋呼啥?你個小和尚?!贝竺剡^頭看著果慈。

                          果慈把來意一說,大毛來了興趣,他直起腰來,斜了一眼果慈,“我要是不賣給你,決心要殺呢,你怎么辦?”

                          果慈說:“我沒辦法,我只得跪求了?!闭f完就跪在店門前。

                          “真犟,你跪,我看你能跪多長時間?!贝竺俸俟中α艘宦暰突販^了,留下果慈和一眾善男信女。

                          大毛以為一個和尚大熱天不能跪多久,沒想到果慈一直跪著。大毛騎虎難下了,再者,店門前這么多人看著這西洋景,沒有人進館吃湯,生意明顯受影響了。他心里恨起和尚來。

                          果慈這一跪就是四個鐘頭,已到了太陽急著下山的時辰。

                          屋外的街面上,已經簇擁起眾多的食客。微博和微信讓跪求水羊的事件持續發酵,已經變成了公眾話題在網上熱炒。話題從“慈善和尚救水羊”“我們該不該吃水羊”“吃水羊后面的人性考量”,到“苦水鎮的伏羊節的罪惡”“劉大毛其人”“劉大毛的礦難人之死到水羊之殤”,掀起了一層層波瀾。

                          苦水鎮的書記在省委黨校學習,聽到這消息立刻打電話讓胡鎮長及時處理此事??h委書記也讓縣委宣傳部傳達指示,馬上消弭事件影響。胡鎮長這時才認識到事件的嚴重性,他趕忙跑到大毛羊湯店,對果慈說:“大師,這羊的事就到此為止吧?!?/span>

                          果慈搖搖頭,無語,目光堅定地望著店門。

                          胡鎮長眉頭一皺“嗨”了一聲,一拍大腿進屋想去勸大毛,只見大呆正跟在大毛屁股后勸說著:“大毛,你就把那水羊賣給他吧,你看人家和尚也怪可憐的?!?/span>

                          胡鎮長趕忙跟著勸說:“算了就賣了吧?!?/span>

                          大毛犟勁上來了,執拗著不同意,越勸越不同意。

                          大毛的大兒子說:“這和尚不走,今晚生意得黃,大鍋里湯都熬干了,也沒賣出去一碗,還把老子在網上弄成了反面人物?!?/span>

                          “奶奶的,把他趕走?!贝竺林闲?,觍著大肚子走出去,沖著果慈喊道:“小禿驢,你在這里跪半天了,不累?”

                          果慈搖搖頭:“不累?!彼f的是真話,他跪的地方剛好和那只捆著的羊目光相對,在羊的深情目光中,他忘記了一切。

                          “娘的,你給老子躲開,不走,我可要潑湯了?!闭f著,大毛就端起了那鍋熱湯,“滾蛋,滾蛋,俺這不是廟門?!?/span>

                          果慈不動,眾人睜大了眼睛,空氣霎時凝固了。

                          大毛臉上掛不住,他分明看到眾多人的眼睛在看著自己,分明是一種譏笑的目光。這時,他的二兒子遞上手機,“爹,你看你上節目了!”大毛一斜眼,看到手機里自己端鍋的丑樣兒,一時氣就上來了,他大喊了一聲:“老子潑湯了?!闭f完真的把鍋里的湯潑了過來。

                          風箏見湯潑過來,“哇”的一聲大叫沖到果慈身前,果慈挺身將袈裟向下一擺,把風箏罩在身下,那鍋熱湯潑在果慈手臂上,千條蛇咬一樣疼。果慈強忍著痛低頭看看風箏,見她沒有燙傷,沖上前推了一把大毛子,罵道:“混賬!”

                          大毛被推倒在臺階上,頭磕出血來,爬起來,一揮手指揮倆兒子:“給我打!”兩個兒子便舉著木棒和鐵鏟向果慈打來。

                          “住手!”大呆順手拎著殺羊刀沖過去,“誰傷風箏老子就殺了他?!?/span>

                          果慈被兩個山豹一樣的漢子打倒在地,滿臉是血。風箏趴在果慈身上大哭,小呆跑過來護著風箏。大毛的兩個兒子還是拼命打著果慈。

                          果慈一挺身站起來,一把奪過大呆手里的殺羊刀,朝兩個漢子沖過去。

                          “毀了,和尚你別殺人!”胡鎮長沖了過去。

                          只聽一聲“啊喲”,小鎮一下歸于寂靜。

                          “我的兒,我的兒,我要燒了你的廟,殺了你的人?!边@是大毛的聲音。

                          …………

                          僧人果慈被公安逮捕了。果慈持刀傷了大毛家的二兒子,也傷了胡鎮長。

                          大呆、小呆真的呆了,傻子一樣立在那里。大呆想自己不該拎著刀過去,不拎刀,果慈就不會搶刀傷人,所以,自己是罪人。他跟公安說刀是我拿的,人是我傷的。大毛罵他:“你逞什么鳥能?”警察嚴肅道:“你回去,沒你的事?!?/span>

                          警車上,全身顫抖的果慈在腦中拼命想理清剛才發生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他對自己喊:我是一個護生的,救生的,怎么會殺生了?罪孽啊,罪孽??!

                          他閉上了眼睛。

                           


                          苦水鎮的人咂摸咂摸這事就有點不是味了,就三三兩兩來到大呆羊湯館,說長說短,千言萬語歸了一句話:我們該救果慈和尚。眾人推來推去,最后推選了大呆、小呆到縣城公安局去求情,說去城里的開銷大伙分攤,要把果慈撈出來,我們苦水鎮的人要仁義。

                          小呆說俺家風箏咋辦呢,街坊說俺們輪流帶著。

                          風箏說:“娘,我不用你管,你放心去吧?!闭f完從屋里捧出那本畫冊說,“把這給和尚叔叔帶去,他就不怕了?!彼脑捯脺^里唏噓一片。

                          大呆、小呆和小沙彌悟生三人終于找到了公安局,卻進不了大門,被門衛擋住了,正在束手無策時,卻見胡鎮長哭喪著臉走出來。他吊著打繃帶的胳膊,跟《紅燈記》里王連舉一樣,一見他們仨就虎著臉問:“你們來這兒干啥?”

                          大呆觍著臉說:“俺想讓公安放了果慈?!?/span>

                          胡鎮長不耐煩地沖了他一句:“這是公安局,不是你家羊圈,你想開就開,想放就放?”

                          大呆不吱聲,低下頭。

                          “走,跟俺回去?!焙傞L口氣緩了下來。

                          “俺不走,見不到果慈,俺不走?!毙〈衾死蟠粢陆青絿伭艘痪?。

                          胡鎮長沒理他們仨,朝自己的車走去,走近車門轉頭說:“我也是來為他求情的,我和大毛兒子都是輕傷,賠點錢就可以出來的。那狗日的和尚,非得在看守所里不出來,說要贖罪,你見過這么傻的人嗎?傻鳥一個!”說完拉開車門,哐地把車門一關,沖著司機喊:“開車,回鎮?!?/span>

                          大呆、小呆、悟生傻了一樣望著胡鎮長的車遠去。

                          大呆心里說,這胡鎮長也真的還有仁義。

                          小呆說:“果慈在看守所,俺們就去看看他吧?!?/span>

                          …………

                          他們仨終于在看守所見到了果慈。

                          果慈雙手敷著燙傷藥膏,他神情黯然,眼圈發黑,面色發青,嘴唇干澀——他已經五天沒有睡覺了。

                          “你們不該來這里,這是罪人、犯人住的地方,你們走吧?!惫鹊拖骂^說。

                          大呆結結巴巴道:“這事怪我,我不該操刀?!?/span>

                          “與你何干,是我的罪孽??!”果慈鼻頭一酸。

                          小呆哽咽著流著淚。

                          “你們走吧,我要回監獄了?!惫日酒鹕?。

                          小呆大聲哭起來:“風箏想你,她要我把這個帶給你?!?/span>

                          果慈聽到這句話轉過身,抬起頭,看向小呆。小呆把那本畫冊送了過去,果慈接過,雙手送給警察,對小呆說:“你回去告訴風箏,我會看的,讓她好好養病?!苯又聪蛭蛏骸拔蛏?,你一定要把求來的水羊養好?!?/span>

                          悟生點頭說:“師父你放心?!?/span>

                          果慈微微一笑,就立刻收回笑容,轉身走去,留下來的是一個被灰色僧衣裹著的瘦削背影。

                          后來的日子,果慈每夜關燈前總要打開那本畫冊看上一遍,看看風箏畫的羊,想想苦水鎮,想想風箏那個可愛的小女孩,耳畔就會響起羊兒的“咩咩”叫,就會聽到那個童謠傳來:小羊小,吃青草,吃了青草長羊毛……那首童謠是風箏教他唱的,那時他跪在大毛店門前,風箏問他跪著累不累、膝蓋痛不痛。他搖搖頭。風箏又說:“你要是累了,我教你一首兒歌吧……小羊小,吃青草,吃了青草長羊毛……”但他還沒來得及學,事情就發生了。每天晚上,果慈只有把畫冊壓在枕頭下才能睡去,他會在夢中放牧著一群咩咩叫的羊群,夢見自己唱著童謠,在羊群里慢慢行走,遠處,風箏笑著,奔跑著,銀鈴般的聲音四起——那是他最愜意的時候了。

                          胡鎮長回鎮后,組織人力物力收購水羊,發布了在苦水鎮禁止殺水羊吃胎羊的公告,之后在一張白紙上寫下了辭職報告。

                          秋日的一天,果慈出獄了,他沒有回苦水寺,一路向南化緣回到皖南那座佛山圣地??嗨側瞬恢浪男雄?,只當他還在獄里呢。

                          如約而至的雪,把皖北大地變成白首白須的老者,呵著白氣蹣跚地走進年關。

                          苦水崗的白雪已是半尺厚,松樹被雪壓得低下了頭,如果不是墳地上有哭聲和爆竹聲,這里真是寂靜。

                          大呆在墳地上直不起腰,佝僂著。

                          小呆如一座麥垛癱坐在那里號啕著。

                          他們面前的小墳,也覆蓋著積雪,那是七天前剛剛壘起的,是風箏的墳墓,是苦水鎮得白血病歿了的第三十二個娃娃墳塋。

                          “我日你娘,我日你死娘,你奪了我娃的命?!毙〈粼谠{咒病魔。

                          大呆不知說啥好,只是不停地揪著鼻涕,向不遠處扔去,這動作過去是屬于小呆的。

                          離小墳群不遠處,傳來鞭炮聲,那里剛葬完大毛。大毛三天前死于狂犬病,他是被流浪狗咬了一口后發病的。那天大毛找不到白粉,見誰都煩,就踢起那只伏羊節過后一直蜷在墻角的流浪狗,那只貌似老實可憐的流浪狗,竟然一躍而起咬了他一口。他雖然把狗殺了,卻中了狂犬病。

                          炮聲響過,大毛的兩個兒子磕完頭,就領著一群人有說有笑地向鎮上走去。走到小墳群時,他們看到大呆、小呆在燒頭七紙,就啞了聲,不由得圍了過去。

                          已經卸任的胡鎮長走到大呆面前,拍了拍大呆的肩頭,嘆口氣陪著他把紙錢燒完。眾人想把小呆從雪地里扶起來,可小呆怎么也不愿意起來,腳亂蹬,口里大罵著,潑婦一般。

                          胡鎮長說:“你們別扶她,由她去吧,她心里難受?!?/span>

                          眾人聽到這話就停下了,雖然胡鎮長已經不是鎮長了,只是鎮民政科的一個科員,但他的話在這里卻管事得很。

                          小呆趴在雪地里哭著,如一只巨龜。

                          大呆向眾人揮了揮手,“快下雪了,你們先回吧?!?/span>

                          胡鎮長又嘆口氣,低垂著頭離開墳地,眾人也隨他走了,一股黑色的人流在雪地上,緩緩地向苦水鎮流去。

                          小呆趴在雪地里哭著,大呆慢慢退下手里那串佛珠,悄然扔進焚燒的紙錢堆里。霎時間,一縷異香升起,小呆驚詫地望著大呆背后的地方,那里應該是苦水寺。大呆不解地轉過頭,也向苦水寺的方向眺去。

                          遠處,只有一片空茫茫的雪幕??嗨略缭谝粋€沒有星光的深夜被燒毀了,當時火光沖天,燒了三個小時,把那里的一切變為廢墟——有傳言說那是大毛派人干的。

                          “你看啥呢?”大呆望著發癔癥一般的小呆,有點害怕。

                          “你聽……”小呆側起左臉來。

                          “聽啥呢?”大呆沒有聽到什么,只聽見幾聲烏鴉的怪叫和積雪從松枝上落下的聲音。

                          “小羊小,吃青草,吃了青草長羊毛……”小呆哼唱起來。

                          大呆瞇著眼再次望向苦水寺的方向。雪原之上,先是一個黑點,由一個黑點變為兩個、三個,接著是一條長線。

                          “咩咩,咩咩”,寒風里分明傳來了一陣羊叫的聲音,一聲緊似一聲,越來越響。

                          下雪了,從天而降的大雪,如羊群一般……

                           

                           



                          亚洲最大国产成人综合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