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安徽作家網  |  設為首頁
                          安徽作家網

                          安徽省作協主辦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動態  >   大運(組詩)

                          大運(組詩)

                          發布時間:2021-02-09  來源:安徽作家網  作者:木 葉

                          碧云天


                          一不小心就跌進“想”的狀態,仿佛安心于泥潭

                          是我枯燥生涯的全部?!疤?,這些流

                          云,始終在穩定地

                          變化?!薄疤?,我是

                          說,昔日淮安府衙的下午,青年竇娥的血,紅濕濕,

                          滴滴瀝瀝,蜿蜒

                          流入左邊偏門后的古代酷刑博物館?!?/span>

                          ……在流暢的講解

                          之后,我必將愉快地告別江蘇省,

                          就像還會愉快地告別朋友在一處叫做“玉玲瓏”的地方設下的晚宴,

                          雖然席間菜肴目前尚和我一同

                          深陷泥潭之中,

                          等待凈身。

                          我和你坐在廣口玻璃瓶里,仰起頭,

                          碧云的天,舒緩地,正傾倒出它醞釀自元代末年的礦泉水。

                          二〇二〇年九月七日



                          金川河上寄修白


                          金川河飄浮在

                          一段廢棄的河道里。隔了這么多年,它還能夠再次成為河流,概因

                          長江猛灌它,大風猛灌它,

                          你假設出來的各種條件改變它。

                          ——她早已改變為成年的婦人,老舊的菜地早已改變為

                          成熟的商業街區。河邊,

                          斜射的彩色燈光

                          在近處跳各種時髦的舞。

                          人的影子

                          被擠得到處都是。(夜已深,它們為何還不歸家?)

                          唯獨不見她的祖母。

                          常年睡在濕淋淋的墓地里,身上布滿綠銹,

                          像披著過去時代的綢緞。

                          微微開裂的顱骨再也無需難為情。嘴中,

                          “鷓鴣,鷓鴣……”,不停鳴叫。這在月夜,多好聽又多荒涼。改道后的

                          長江,

                          正猛灌金川河,

                          六十七年前的大風正猛灌金川河。

                          二〇二〇年九月十四日

                          注:《金川河》,長篇小說,修白著,九州出版社2017年5月第一版。



                          揚州城外的月光


                          狠著心,坡上的槐樹,用它青褐色、柔中又略帶硬氣的

                          刺,一根,

                          一根,

                          又一根,

                          戳向我,像嘶嘶的月光。草地

                          淌開了白乳,

                          往低洼的地方發散。

                          我仰頭看

                          天空,大雁正掠過

                          明明晃晃

                          的圓月亮邊上。

                          萬里無云,好孤單。藏身望不出止境的

                          鈷藍里面,今夜,你會不會

                          和我一樣

                          感覺到冷?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二日



                          在邗溝


                          恥于吳王夫差過于年輕的追逐, 投水

                          溺亡的

                          眾蝴蝶,正從邗溝底下紛紛溢出。

                          “真沒想到,世界如今變得這么壯觀!”她們

                          繚繞在四周。

                          秋天了,高低不平的荷桿

                          撐出

                          奇怪的圖案。

                          那是正在建造的“大運河博物館”的

                          草圖。風吹

                          亂岸邊的游人。

                          “是新晉的‘網紅’,輕佻的采‘風’客。比如他正拿著

                          手機拍照,

                          拍一次,眼見就心亂一次;

                          又是退著找鏡頭,千萬

                          真得小心???,那么多年過去了,唯獨這只蝴蝶,

                          還在邊哭邊飛……”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十三日



                          運紅與運綠


                          傍晚的大門口一頭撞進了運紅。

                          憔悴的運紅,被二姨家領來的人販子

                          拐賣過兩次的運紅,赤身裸體抱著醬缸過河的運紅。

                          運河的水,嘩嘩地,

                          定在夕陽中。

                          穿碎花裙子的運紅,以前,緊抱醬缸

                          順流而下,離開過這個叫做

                          窯灣的鎮子。

                          醬缸里也曾裝滿腌好的發夾、碎玻璃、鵪鶉和藍閃閃的茶葉。

                          做箱包的運綠,喜氣洋洋,

                          嫁給中學里戴眼鏡的佘老師。有一次,在習慣性的

                          日常爭吵之后,佘老師

                          終于把那些箱箱包包通通都扔掉。

                          運綠從此每天只做一件事,點數:大寶,二寶,三寶……

                          扭過頭,笑嘻嘻地說,他們,一個、一個,

                          都被塞進箱包,打發進了運河。

                          “有本事,你把窯灣初中扔掉,把鎮上的郵電所長還有

                          瘸腿的李老孬子,都扔掉!”

                          運紅與運綠,兩個傻丫頭,大門口坐下。

                          做醬的運紅,穿碎花裙子,

                          做箱包的運綠,穿緊身牛仔褲,

                          緊挨在一起

                          坐下,在淚汪汪的落日里。廢舊的

                          鋼坯,和糾纏不休的鐵絲頭,組成了遠方烏青色山崗上

                          灰氣迷茫的樹林。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十六日

                          亚洲最大国产成人综合网站